看壹周文娱 >> 正文

王志文之所以能成为好演员,都不是偶然的

时间:2019-01-04 18:06:15 来源:看壹周

  近日,由王志文领衔,携手朱刚日尧、丁柳元等共同出演的家庭情感剧 《我心灿烂》,正在苏州社会经济频道热播。作为全剧的灵魂人物,王志文以其精湛独特的表演,为一位平凡的花圃匠人注入了文人色彩,塑造了一个可信、可爱的“中国式好人”。

  可信可爱的“中国式好人”

  虽然每每谈到作品,王志文总会用“养家糊口”来形容自己对于工作的选择,但他对剧本的选择标准有目共睹。

  有人算过,出道30多年来,王志文已经演了40多种不同的职业,从市委书记到国民党特务,从毒枭到富豪。他总能表现出角色的内心反差,寥寥几句台词,人性的复杂就跃然而出。

  在《过把瘾》里,他作为上海人,出人意料地表现出地地道道的京味儿,外冷内热,浪荡不羁。《黑冰》里,他饰演的黑社会大佬郭小鹏,用斯文败类的方式,将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演得颇具几分慈祥,喜剧情怀下又蕴藏了深意,让人难以捉摸他暴戾乖张的性格。

  而这一次的《我心灿烂》,他又以独特的表演手法,在一位社会底层的花圃匠人身上,演出了很有文艺范儿、可信可爱的“中国式好人”,使整部剧都有了春风化雨的气质。

  剧中,王志文饰演的主人公赵方圆,是一个恪守规矩信条的本份人。为了完成父亲嘱托,在动荡年代为叶家保存古画《清明上河图》。在30多年的时间里,围绕着古画,儿女们最终长大成人,也从自己的角度理解和解读出了父亲对于信义的坚守。正如剧中所说——“赵方圆,方是原则,圆是方法”。

  成为好演员,都不是偶然

  王志文要强,脾气倔。他说,“我只要认准一件事儿,会矢志不渝。”

  1984年,他向母亲借了200块,从上海坐了三天两夜的硬座,到北京电影学院成都考点面试。这一路陪伴他的,是母亲做的盒饭、干粮水壶,他把报纸捻成团塞进因干燥流血的鼻孔,坐累了躺倒在座椅底下,每天给母亲写信汇报进展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艺考第一名。未曾想,又遇到飞来横祸。时值高考文化课考试,他却遭遇车祸骨折了,医生叮嘱卧床三月静养。但他不想放弃这次机会,对母亲说:“我就是爬也要爬进考场。”

  时任上海马当中学书记的朱榴亭老师回忆当时的情景:“七八个小青年抬着一块木板,上面躺着个愁眉苦脸的小伙子。他不能坐,不能立,还发着高烧。”最后,他是在一间空教室里,拼了两张课桌躺着答完所有的题。

  后来的结果是,他又以文化课全班第一名的成绩被北电表演系84班录取。

  其实就演员来说,颜值王志文没有太大资本。他精瘦,像颗皱巴巴的葡萄干,二十多岁时,脸上就挂了两个大眼袋。上世纪80年代,万众推崇的当红小生是唐国强、张丰毅,要浓眉大眼才撑得起正面角色。王志文既靠不上硬汉,又靠不上小生。

  好在他学习成绩不错,学院的老师建议他留校当老师很合适。

  王志文不服气,心想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这么伟大的指导者也是从好演员做起的。毕业后他一边在中央戏剧学院做台词研究,一边不断寻找演戏的机会。

  1993年,他终于在电视剧《过把瘾》里一炮而红,那时的他,其实已在12部影视剧里磨练了整整8年。在《过把瘾》里,为了效果,他直接用头撞碎玻璃,尖碴从头皮划过。在电影《刺秦》里,他在没作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,在一条宽30厘米、离地14米的结冰木板上,对了一天的戏。“演戏,我一定不迂回地去做,我要直面这件事情,有时候可以换个别的工具来做,但是我绝不。”

  即使不是主角,他仍会像主角那样认真准备每个配角的表演。“演戏,我一直是百分之百(投入),应该叫倾情。”王志文说。

  很多年后,在电视剧《手机》里,王志文借着他扮演的严守一的嘴,跟做着明星梦的侄女牛彩云说,那些演员之所以能成为好演员,都不是偶然的。

  难以言表的不恭

  王志文是典型的性情中人。

  上学时老师齐士龙就这样形容过他,说他身上的那股豪气,是一种“难以言表的不恭”。

  某年中央戏剧学院分房,按资格,他应该在列,结果却没有。王志文给院长打电话表达不满。很快,单位就分给他一套90多平米的房子。但拿到钥匙刚刚一个月,王志文又把房子退了回来。“分不分是你们的事,要不要是我的事。因为我现在在上海时间多,北京的房子不太用,搁我这儿浪费,我相信学校很多人期待着这房子,这房子可以给他们。”

  另一方面,他说话直,脾气大,不爱看人眉眼高低。

  他是娱乐圈少有的几乎不接任何商业广告或代言的演员。某场戏里,作为植入广告,他面前放了一瓶跟剧情没任何关系的酒。王志文起身就走,他告诉导演,拿走那东西我就坐下。“钱,我喜欢,我跟它没仇。拍广告挺诱人的,挣钱快,但这钱我挣得不舒坦,我觉得是在买卖,而且卖的就是这张脸,我觉得挺没劲的。”

  除了需要“给片方一个交代”的影视宣传,他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,不走穴不站台不上节目。即使在有限的露面中,他也是极大的变数。

  记者让他评价陈凯歌的电影《和你在一起》,他直愣愣地回答,“这个电影的前三分之二很好,后三分之一不尽如人意,不尽如人意在于凯歌的初衷没坚持到底。”

  甚至在其主演的电影《芬妮的微笑》首映式上,他直接表达了对电影的不满。

  更为讽刺的是,他还凭借这部影片获得了莫斯科“爱之恋电影节”最佳男主角,获奖那一刻,他说“莫斯科人瞎了眼”,这种自砸招牌的行为最终让他被投资方告上法庭。

  不过,熟悉他的人对他又是另一个看法,“他不喜寒暄和说场面话,他眼里有是非,须要深度沟通才能与他成为朋友。一旦成为朋友,他是轻松的、有趣的、重情的。”

  不过,自从有了孩子,他倒是自觉减少了工作量。谈及工作,也注意要顾家。无戏的时候,早起送孩子上学,去打场高尔夫,日头西斜时再把孩子接回来。

  居家翁的日子,他也过得有滋有味儿,艺术家的癖性倒半点没落到生活里。

  自然,你说他艺术家的癖性,他也会不乐意,因为“艺术家”这三个字他就不认,仿佛三个字盖身后,就被端上壁龛,必须受点香烟熏扰的难堪。

(责编:王璨)

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

欢迎关注大富豪棋牌官网网址官方微信:www2500szcom(微信号)

相关棋牌官网

棋牌官网排行